首页 > 湖里要闻
零距离调解矛盾纠纷不出小区
发布时间: 2018-03-30

  

  ▲在达嘉馨园小区,调委会主任张朝麟(右三)正在调解居民纠纷。

  

  ▲叶福伟(右二)在“福伟调解工作室”开展调解,解决老百姓的烦心事。

  遇到纠纷要找谁,很多湖里居民会告诉你相同的答案——小区调委会!

  挖掘小区能人,身边人调解身边事,建立小区调委会——这是湖里区以党建为引领,打通基层治理最后100米的生动实践。同时也是深化改革,加强人民调解员队伍建设的创新探索。

  新的一年,湖里区将继续坚持以人民为中心,以小区为基点,以善治为目标,创新开展矛盾纠纷预防化解工作,打造厦门版的“枫桥经验”,形成共建共治的新模式、新经验,让群众更有安全感、幸福感、获得感。

  率先建设“小区调委会” 

  “小区生活难免有矛盾,通过诉讼判决事情解决了但双方心结没有解,通过小区调委会的调解,事情解决了双方也和谐了,家门口的这支调解专业队总能化干戈为玉帛,让和谐成为小区主旋律。” 说起小区调解员,金山社区达嘉馨园小区居民林世修频频竖起大拇指。

  紧跟百姓需求,推动行政力量、专业服务“沉进”小区,不断增强小区自治的活力,挖掘“和为贵”的传统思想与互联网+法治思维的融合,是湖里区探索基层治理创新的着力点。这个过程中,湖里区司法局率先在5个街道的11个小区试点成立小区调委会,发挥出基层人民调解作为化解矛盾、维护社会稳定第一道防线的作用。

  在党组织引领下,小区调委会融合党支部、业委会、物业等多元力量,涌现出一支支热心、专业的人民调解团队,其中有小区党员、有小区律师、有退休法官还有德高望重的贤达人士以及志愿者……他们贴心、耐心的服务,让小区居民真正感受到有话要说有人听、有事要做有人办、有了纠纷有人调。去年7月份以来,全区11个小区调委会已成功调解各类矛盾纠纷230起,给居民生活带来实实在在的获得感。

  全面开花 

  专业调解员进驻所有小区 

  在日前召开的湖里区小区调委会建设推进会上,一种共识已经形成——新的一年,湖里区将在扩大覆盖面、提升专业性、完善制度建设等方面下功夫,最大限度发挥小区调委会“为群众解忧、为社会和谐”的功能。

  越来越多的小区正迎来专属调解员——小区调委会将在各小区逐步推广。

  同时,小区调解员也将更有“专业范”。他们将定期参加集中培训班,或通过以会代训、经验交流、旁听庭审、担任人民陪审员等方式,提升专业能力。值得关注的是,由湖里区司法局精心编写的《以案释法》系列丛书也将送到小区调解员手中,生动翔实的调解案例分析,将帮助调解员依法履行职责。

  【亮点】

  支部书记领衔 创出小区调解新模式 

  金山社区

  达嘉馨园小区

  调解委员会

  城市小区

  调解典范

  小区的调解室设在小区党支部,小区业委会、物业、小区共建理事会等组织的力量被整合起来,组建成小区调解委员会。小区建起了“党支部-调解队-楼道调解员”的调解模式。

  

  达嘉馨园小区调解员为居民提供法律咨询。

  泡上一杯茶、分开两边坐,金山社区达嘉馨园小区党支部书记、调解委员会主任张朝麟,总是以这样的形式开始一场矛盾调解。他有时是一块砝码,为有理的一方增加分量;有时又是一块冰,给两边降火消气。一场场潜在的冲突就这样化解,做到了“矛盾纠纷不出小区”。

  小区的调解室就设在小区党支部,小区业委会、物业、小区共建理事会等组织的力量被整合起来,组建成小区调解委员会。党建引领,小区建起了“党支部-调解队-楼道调解员”的调解模式。

  “自己不违规,然后才能讲道理”。去年7月,小区调解调委会正式挂牌成立,迎来了七名调解志愿者,他们是小区里有威信有能力的居民。各种“考验”可以说无处不在,比如处理违章搭盖时,总有居民上门说情,希望能“网开一面”,都被一一拒绝。“只有在依法调解的基础上,调委会才能公平公正给出解决方案”。

  有效的方法,让调解事半功倍。调委会成员用耐心和细心解决问题,曾有三兄弟为80多岁母亲赡养问题大打出手,调委会了解后,当晚调委会成员分成三组,以孝道、德治、法理为由分头说服,最终矛盾化解,兄弟和睦。

  调解工作的初心,就是为百姓解忧。在小区空地建小区公园、打造法律图书角、组建文艺活动队、设立义诊室……小区调委会从民生入手,改善小区环境,通过推动20多项改造建成了一个“花园小区”。生活品质提升,矛盾纠纷自然变少,和谐的邻里就这样成为小区的新风尚。

  家有“老娘舅” 群众大小事就地化解 

  后坑社区

  后社调解委员会

  “村改居”

  社区居民小组

  调解典范

  主动寻找矛盾背后的“老大难”根源,是后社调委会工作顺利的“独门秘诀”。现在,后社调委会的成员们经常利用宣传栏、短信平台、微信公众号等方式开展法律宣传,越来越多居民知法懂法,学会用正当手段维护自身利益。

  “大家觉得,这样的处理可行吗?”不管居民之间的纠纷,还是群众反映强烈的公共事务——只要后坑社区后社调解委员会主任叶福兴一出马,就能得到解决。来时怒气冲冲、去时喜笑颜开,后社居民都说,“老叶的调解就是有分量”。

  后社居民相信叶福兴,相信每一名调委会成员。记者了解到,后社调委会成员既有社区两委、片区民警、小区律师,也有德高望重的“老娘舅”式乡贤能人,每年参与调解上百起。主动寻找矛盾背后的“老大难”根源,是后社调委会工作顺利的“独门秘诀”。这个过程中,外来人口子女就学问题曾经困扰着后社居民,入园就学期间常有纠纷。调委会成员“主动出击”,将一所民办幼儿园回收改建为集体公办幼儿园,至今已安排320多名外来人口子女入园就学,有效缓解了“上学难”问题。

  及时解决问题,更要第一时间发现问题。去年9月,后社调委会了解到一户居民将自家空置的楼顶堆积成了“废品回收站”,既影响周边居民,也带来安全隐患。于是,调委会成员多次上门劝说,终于让居民配合清除了杂物,一起潜在的纠纷也化于无形。

  现在,后社调委会的成员们经常利用宣传栏、短信平台、微信公众号等方式开展法律宣传,越来越多居民知法懂法,学会用正当手段维护自身利益。

  德高望重和事佬 坚守初心为民奔忙 

  福伟调解工作室

  个人品牌调解工作室典范

  经叶福伟之手介入的纠纷,调解几乎都有成效。他的调解方式其实并不神秘:听取问题、交叉求证、依法调解,最终实现和解。只是在这过程中,他一定会走街串巷寻找证据,更要逐字逐句寻找法律条文。

  

  小区调委会推进建设会代表现场走访,实地考察小区调解开展情况。

  在福伟调解工作室,墙上挂着许多面锦旗,其中最近的一面,落款的日期是今年3月。“多年素有矛盾的奶奶和外孙,经过调解之后重新和好。他们特意送来了锦旗。”调解工作室的当家人叶福伟笑着对记者说道。

  “和谐”、“团圆”,在这些锦旗上,出现的词汇都让人心中一暖。从2014年7月份成立至今,福伟调解工作室平均一年要受理五十多起纠纷,交通事故、合同纠纷、劳资纠纷、家庭纠纷,涵盖范围很广。虽然今年已经80岁,但只要受理纠纷,叶福伟就一定会“亲自出马”参与处理。

  许多群众都是慕名而来。一方面,叶福伟曾连任五届厦门市人大代表,今年还获评“2017感动厦门十大人物”,德高望重;另一方面,经他之手介入的纠纷,调解几乎都有成效。叶福伟的调解方式其实并不神秘:听取问题、交叉求证、依法调解,最终实现和解。只是在这过程中,他一定会走街串巷寻找证据,更要逐字逐句寻找法律条文。

  如何当好一名调解员?“要学会‘挨骂’,学会‘受委屈’。”叶福伟认为,只有勇于面对群众的误解和怒气,以责任感为出发点,耐心解决每个问题,才能成为称职的调解员。在他的帮助下,工人拿回了自己的报酬,嗜赌的妻子向丈夫做出承诺,邻里的纠纷得到了化解……

  包括“福伟调解工作室”在内,湖里区已成立12家个人调解工作室。这些有威望、有经验、有影响、有作用的“小区名人”,能够在群众家门口介入矛盾纠纷,利用自身优势化解矛盾。他们中的许多人都具有各自的专业背景,往往能及时参与解决专业性较强的问题,深化行业性调解服务。民间性的个人调解组织,已经成为湖里区“多元调解机制”的一个闪亮品牌。

  【名词解释】

  枫桥经验 

  20世纪60年代初,浙江省诸暨市枫桥镇干部群众创造了“依靠群众就地化解矛盾”的“枫桥经验”,成为全国政法综治战线的一面旗帜。之后,“枫桥经验”得到不断发展,形成了具有鲜明时代特色的“党政动手,依靠群众,预防纠纷,化解矛盾,维护稳定,促进发展”的枫桥新经验,成为新时期把党的群众路线坚持好,贯彻好的典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