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湖里要闻
舞林新秀 艺鸣惊人
发布时间: 2019-06-18 08:59

  

  舞蹈《祈》

  

  舞蹈《甩球》

  

  舞蹈《阿嬷的椅条》

  

  舞蹈《古意囡仔学砖雕》

  

  通过“湖里区舞蹈创作人才培养”项目,老师们看到更好的自己。图为翔鹭小学音乐教师陈夏容。

  

  在采风中,老师们从民间艺术中捕捉灵感。

  

  舞蹈《面包树下的友谊》

  

  舞蹈《学习也疯狂》

  

  舞蹈《贪呷婆》

  

  舞蹈《日记本奇幻页》

  

  舞蹈《新校园》

  

  湖里区通过“舞蹈宝贝”计划培养少儿舞蹈编导人才。图为厦门外国语学校湖里分校音乐教师何源。

  上周六湖里区举办的一场学校舞蹈专场,是从一年前开始准备的。

  2018年,湖里区教育局悄悄启动一个“舞蹈宝贝计划”——挑选15名音乐教师,送到北京接受专业的少儿舞蹈编创培训,历时两年。

  上周六举行的“厦门市湖里区教育系统青年舞蹈教师”新人新作汇报演出,就是展示“舞蹈宝贝”们一年多的学习成果——这场演出有14个节目,其中的11支舞蹈,都是他们自己编创的。

  如果仅仅从这些少儿舞蹈编创“小白”变成编导,来认识湖里区的“舞蹈宝贝”计划,那是肤浅的,这一计划其实有更深刻的意义,是为了回归艺术教育的初心。

  教育局·一片苦心

  让学校舞蹈教育

  具有“造血”功能

  回归艺术教育初心

  一年前,湖里区教育局局长吴雪慧决定启动“湖里区舞蹈创作人才培养”项目——挑选15名音乐教师去学少儿舞蹈编创,很多人看不懂她的这一招。

  特别是,这15人中,有好几个并不是学舞蹈出身的,高崎小学的陈玉婷就是其中之一,她大学学的是音乐。陈玉婷上周说,她当时的反应是:不可思议!

  不过,还是有不少人一下子就明白了吴雪慧的苦心:现在,少儿舞蹈比赛出现一些让人“看不懂”的现象:很多获奖节目的背后,都站着一到三位编导大腕——学校通常要不惜重金从外面请编导,“集中火力”排练节目,因此有的少儿舞蹈比赛,演变成金钱和资源竞争:有的比赛,由于节目背后的编导来头都不小,也演变为关系的竞争。

  换句话说,吴雪慧和她的同事开始思索:越来越精彩的节目背后,我们丢失了什么?节目虽然获大奖了,但是,那是别人编的,我们又能留下什么?

  她说,我们举办各种艺术比赛,本意应该不是这样的。

  从这个背景再来看湖里区教育局的“舞蹈创作人才培养”项目,就很好理解了:它是为了提升湖里区音乐教师的舞蹈编创能力,使得学校具有“造血”功能,而不是靠重金请编导或是通过模仿的“扒带子”,坐等别人“输血”。

  因此,也有业内人士认为,某种意义上,“湖里区舞蹈创作人才培养”项目是要回到艺术教育的初心。

  不仅如此,现在看来,项目的实施并非只是为了音乐老师能编排节目去参加比赛,这是湖里区要逐步实施普式舞蹈教育的支撑。吴雪慧说,我们需要知识全面、可塑性强的人才来满足新时代的需要,舞蹈可以贡献它独特作用:舞蹈能够和谐地将身体、精神、情感以及社会的不同层面融合在一起,就是大家说的素质教育。

  她说,素质教育是展示一所学校灵动性的最好载体。

  老师们·一年苦学

  早上8:30上课

  晚上10:30下课

  有人十天瘦了十斤

  15名人选很快选定,“年轻”是最重要的入选标准。吴雪慧因此把他们叫作“舞蹈宝贝”。

  不过,要送去哪里培养?湖里区又让很多人吃惊:送去千里之外的北京。

  湖里区教师进修学校艺体室主任陈亚好说,我们最终选择了北京一家舞蹈高级定制中心,它的最大亮点是它的掌门人念云华。

  在业界,念云华被称为新锐导演,作品之一是《大象·一念》,他还被认为探索出一条中国“新民族舞蹈”的艺术之路,这和湖里区教育局的初衷是吻合的。陈亚好说,教育局给我们的指令是:编创要从闽南文化着手——培训班的一个任务是帮助年轻的老师思考传承,但要勇于创新。

  学习编创曼妙的舞蹈,听上去很美,事实上并不是这样,在业内,舞蹈编导被认为是“苦行僧”的活,“舞蹈宝贝”们很快感受到——项目实施的两年,每年要有30天脱产学习,大多利用寒暑假在北京进行封闭式培训,学习专业理论、编导知识与技能、创作实践等。

  然而,封闭式培训要承受的远不止是与世隔绝,厦门外国语学校湖里分校的音乐老师何源形容说,培训是“身心俱疲”——舞蹈创编的培训与众不同的一点是:不仅要编,还要演出来。他是15名学员中唯一一名男生,男生都这样觉得,更不用说女生。陈玉婷后来承认,她有过无数次放弃的念头,但是,为了不愧对培养之恩,咬着牙坚持,有一次北京之行,十天瘦了十斤。

  现在在翔鹭小学交流的陈夏容说,每天早上8:30上课,晚上10:30下课,下课后,还没完,还有作业。

  陈夏容举了个例子,要表演喝水,你当然不能编出拿起水杯喝水的动作,需要绞尽脑汁去想用什么更优美和独特的表现形式。

  培训班还安排了到宁德、泉州等地采风。听起来很浪漫,却暗藏“机关”——他们要走访当地的民间艺人,寻找“小动机”,当晚编一个舞蹈片段。

  林亚男来自湖里区青少年宫,大学学的是舞蹈学,但是,现在大学的舞蹈教育对编创涉及不多,她也感受到挑战,她说,在心中树起无数个题材,无数次的推演,但是,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,在心中设想的很美好的动作或者画面,通过实际操作后,却常常发现达不到自己想要的效果。

  怎么办?只能再重新推演。

  “期中考”·一片掌声

  闽南文化和校园生活

  都成了创作题材

  让观众心领神会

  有人说,学校的培训通常是学科培训,湖里区通过这一培训计划,把音乐老师“逼”上梁山。

  不过,这种“逼”并非是为了比赛成绩。陈亚好说,吴雪慧告诉她:不要急,我们先静下来,让年轻老师去积累。她甚至还主动说:这一两年市级的学校舞蹈比赛,不获奖都可以,“厚积”才能“薄发”。当然,陈亚好说,虽然有局长的“免赦令”,但是,今年湖里区在市级舞蹈比赛中,获得的三个金奖都出自这些“舞蹈宝贝”的编创。

  如果说这一成绩是“湖里区舞蹈创作人才培养”项目的初步显现,那么,上周末的“新人新作”汇报演出,则是更直观的表现——学员们自己编创节目,指导自己学生排演出节目,收获了一片掌声。14个节目,有不少运用闽南文化元素创编,譬如说拍胸舞、漆线雕、砖雕,也有一些是从校园生活取材,譬如说湖里中学音乐老师谢贝梅编创的《学习也疯狂》,让台下观众心领神会:一群孩子通过一系列紧凑夸张的舞蹈动作,来表现刷题的情景。谢贝梅的学习体会是:校园舞蹈首先要与学生本身息息相关,然后是真实的表达情感,她还邀请学生们共同思考和创作,从中寻找“最真实最有质感”的信息。

  当天汇报演出的观众中,有“舞蹈宝贝”们的校长、园长、学生家长,湖里区教育局还请来了大腕观看和点评,包括谢南,他是第29届北京奥运会开幕式《梦幻五环》编导组组长、2017厦门会晤文艺晚会总导演。谢南说,念云华邀请他来看“新人新作”演出,他半天没有搞明白是怎么回事:为什么念云华这样的专业导演会为非表演单位的教育局培训?

  等谢南弄明白是怎么一回事时,他将这一培训计划形容为“放长线钓大鱼”——一线老师需要这类的“催化”,他告诉湖里区教育局:未来肯定可以看到“鲜花开满山”。

  这也是湖里区教育局所期待的。上周末的汇报演出并不是谢幕,培训计划持续到明年。吴雪慧说,这些“舞蹈宝贝”还很年轻,他们还有二十多年的时间来为湖里教育贡献自己力量。

  可以肯定的是,对于这些学员来说,不仅仅是付出,他们已经可以觉察出:自己正在变成更好的自己。

  吴雪慧说,在湖里,只要老师有想法,不管你是文化课老师,还是书法、足球老师,我们都会尽量为他们提供舞台。

  她认为,对老师的无条件支持,最终受益的是学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