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提案公开
关于进一步提升社区基层组织服务能力的建议
发布时间: 2021-07-20

案 号 第20214012号
提出人 民革界别

  长期以来,湖里区十分重视社会治理和基层社区建设,社会治理和社区建设取得了长足的进步。然毋庸讳言,当前城市社会治理仍跟不上城市发展,其中社区基层组织能力仍然是较为明显的“短板”之一,其中社区任务责任“膨胀化”、运作模式“衙门化”、以及工作群体“离散化”等问题,已然成为制约社区基层组织软实力的主要障碍。

  几点对策建议。

  (一)进一步加强和优化制度设计。“基层砍掉脑袋,中层砍掉屁股,上层砍掉手脚”,这是深圳的方法论。近年来,在为社区居委会赋权减负上,区委组织部、民政局、小区办等部门单位是下过功夫的。然而,由于受传统思维定势和行政习惯影响,效果是比较有限的。建议:继续重视和推进对社区居委会的赋权减负,对照深圳的“三个砍掉”,对标深圳南山、上海虹口等先进区县,加强基层社会治理和社区管理体制上的制度设计,营造良好的社区工作环境。

  (二)进一步厘清社区“责任边界”,上级部门要守住“底线”。1.基于湖里区本地实际,进一步完善涉社区“责任清单”。尤其要突出简化表格填报,解决现实中时常存在的需要大量报表的“表哥”“表姐”现象,最大限度减少一些无谓的浪费时间和精力的工作。2.制订并有效落实限制区直、街道部门转嫁责任到社区的“负面清单”。区直部门要逐步适应社区工作人员扁平化管理的要求,在工作布置、检查考核、会议汇报、档案资料等环节,为社区减负;要依法履职,主动服务支持社区工作,因地制宜注重实效,不热衷到基层社区和小区建组织、占阵地、挂牌子,而是为社区办实事、解难题。3.区级部门要进一步落实好“街道吹哨、部门报到”制度和“接诉即办”工作,解决好群众家门口的各类困难事、烦心事。4.探索试行“邻长制”。台湾的邻长制比较成熟,也很有效。可结合湖里区的实际探索尝试这一制度。

  (三)着力保障社区各类组织的运行经费。建议:允许社区居委会主动开发出多元的筹资渠道,在公共政策的支持下,保证社区机构的持续运转。而对社区经费的使用上,除目前的定期公开外,政府可定期派第三方审计机构对社区的财务进行监督和检查,使其规范运作。

  (四)释放和培育社会自组织能力。1.发挥好第三方社会组织作用。进一步厘清街道和社区的权力职责边界,理顺社区各类组织关系,探索建立街道转移购买服务制度化体系,解决街道转移公共服务的路径、方式、评价等难题,让社会组织承接街道服务职能真正有法可依、有章可循。积极腾挪相关转移事项,让渡和转移到社会组织,使其有成长壮大的空间;与此同时,通过完善财务监督、审计监督、群众监督和绩效考评,让社会参与对社会组织服务评价,确保社会组织服务更有针对性、服务质量更能满足群众需求。2.发挥好各类民间力量。通过相互之间的协商与合作,来共同决定和处理社区公共事务,使得过去政府的社区管理趋向于社区治理。3.培育壮大志愿者队伍。尤其是要扶植医疗卫健等专业性志愿者队伍。

  (五)通过优化小区治理等途径,真正为社区居委会减负增效。1.厘清社区与小区党支部、业委会和物业之间的关系,作为社区层面,可以在前期多介入,治理成熟后争取小区事尽量不出小区门,由小区党支部牵头协商解决。2.对兼任小区治理、表现良好的社区工作人员采取相应的激励措施,如报考社区工作者、党群工作者等岗位时予以加分。3.对兼任小区党支部委员、小区秘书的社区工作人员给予适当的通讯补贴或加班补贴,激励其更好发挥作用。

  (六)提升社区干部处理问题和办事办会办文能力。1.引导和培训社区干部善于“借势借力”的意识和能力。充分挖掘各种社会资源,善于运用政策、借力打力。2.吸取和借鉴武汉疫情期间有关事件的教训,加强对基层社区干部的培训和督促,通过体制机制来克服畏难观望情绪。3.加强相关的专业指导。以此次新冠疫情的防控为例,宜推动疾控相关工作下沉至社区,依托社区卫生服务中心,与社区公共卫生服务相结合,同时给社区居民群众提供专业化疾控指导;对于专业性较强的工作,应有专业指导、专人管理、专人负责。4.进一步重视和加强对社区工作人员情感操守、家国情怀及办事办会办文等方面的熏陶和培训。

  (七)学习借鉴苏浙沪等地社区管理做法,打造“亲民的社区居委会”。近年来,苏浙沪等地尝试改革居(村)委会,将机关式的办公楼转变成居(村)民的聚会场所。如,2019年9月上海普陀区长征镇26个居委会全部改建成“邻聚”社区公共客厅,居民可以在这里反映问题,互通邻里、增进感情,还可开展多样的文化活动,甚至做简单的自助体检;社区主官及干部都没有固定工位和固定办公桌,六七个人共享两三台电脑。结果却是出奇的好,把社区干部“逼”出办公室,更多地入户走访,从被动接待到主动走访。因为居委会建立了标准化警务室,警力下沉到社区。以上创新都取得良好成效。建议:我区借鉴上述做法,选择部分社区进行试点,打造“亲民的社区居委会”。

  (八)上级部门要增强“关爱情怀”,厚植社区工作基层基础。1.支持和鼓励适当开展社区干部的集体活动。鉴于社区的特殊性,可执行与机关事业单位略有差别的政策规定。2.支持解决“午餐问题”。目前至少可以提供三种方案。一是有条件的社区居委会可开办食堂。二是“搭伙”于当地的“楼宇餐厅”或“社区食堂”。三是采用餐饮企业配餐方式。资金来源可采取个人出一点、街道补助一点方式。补贴金额可参照农村义务教育中小学教职工补贴标准。3.争取解决各类待遇问题(包括退休和即将退休社区干部待遇)。一是承诺的事项要尽可能兑现。二是妥善解决历史遗留问题。根据2003年出台的《厦门市关于社区工作者管理的实施意见(暂行)》,在职社区“两委”全部走社会化养老,取消社区“两委”的退养政策。但这类人员在补缴2003年6月以前在社区工作期间的养老保险后,退休金仍处于较低水平。近年时有发生部分社区“两委”因退休后养老金过低而上访问题。因此,建议积极向上呼吁,推动解决这一问题,可参照我市解决退役军人待遇做法,采取补差或者“老人老办法”的办法。三是推动解决社区工作者多重身份多种待遇问题。如,社区居委会主干,身份不一,其中有一些是公务员、事业身份,不同身份不同待遇、同工不同酬现象影响社区主干的心态。建议完善正向激励机制,推动解决管理岗、服务岗或其他购买服务岗身份和待遇差距问题,打通切合社区主干实际的晋升转岗通道。